江阴市金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提供各种规格的工字轮,电话:0510-86138328

  • 江阴市金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 地 址:江阴市开发区(山观)龙定路125号
  • 电 话:0510-86138328
  • 传 真:0510-86138328
  • 联系人:金才良
  • 网 址:www.

日本投降时仍然在侮辱中国?

[ 时间:2014-11-13 点击:1193 ]

何应钦在接日本投降书时“弯腰”,其实是因为会场所用桌子过宽

1945年9月9日,中国对日本的受降仪式在南京举行。中方代表何应钦在接受降书时,因微微弯腰,而广受非议。如网文《何应钦“以德报怨”:日本投降怎么成了我们的耻辱》中说,“何总司令的腰,居然弯得比日本鬼子还厉害!如果把两人胸部以上切掉,你真不能判断到底谁在投降,谁在受降!老何这姿态简直是在领取主子的恩赏嘛!”这种说法其实由来已久,李敖早曾撰文称,“国民党何应钦的腰有媚骨”①,并在电视节目中对此大加抨击,以致此说流传甚广。
实际上,当初为了显示中国作为胜利者的身份,筹备受降仪式时做了不少特殊安排。仪式前,日本投降代表都被要求剃了光头,以示战败输光。仪式上,中方七名代表的帽子都放在桌子上,而对日方仅允许冈村宁次将帽子放在桌上,其他六人脱帽后须拿在手中。甚至于双方所坐的椅子都不相同——受降代表坐皮包椅,投降代表坐布包椅。②
何应钦的“弯腰”一刻,正是由会场上对双方的不同安排导致的。图1中很容易看出,中方使用的桌子很宽,大约是日方的三倍;同时在何应钦正前方的桌上,还摆了一个方形的话筒。所以图2中,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将投降书递交何应钦时,不能让身子过于靠前(以免碰到话筒),以至何应钦不得不弯一下腰,才能将投降书接到手中。从视频中看,何应钦的这个屈身动作十分自然,绝非有意“还礼”。
图1,南京受降仪式现场,中方的桌宽约是日方的3倍
图1,南京受降仪式现场,中方的桌宽约是日方的3倍
图2,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何应钦身子前探,弯下了腰
图2,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何应钦身子前探,弯下了腰
中日双方都由参谋长递交文件,故冈村未亲手将投降书交予何应钦

在前面所引的网文中,作者对小林浅三郎递降书一事也耿耿于怀。他说,“受降仪式上,原本应由冈村宁次亲自将受降书递交给何应钦。但实际上,冈村宁次签署投降书后,却交给参谋长小林茂三郎,改由小林转交。”又说,“按照约定,日本方面应由冈村宁次低头弯腰,双手将投降书递给何应钦(就和油画上差不多),而何应钦只需端坐接受就是。”
事实上,小林浅三郎递交投降书只是仪式的一部分,全过程是:“何总司令命冈村大将呈出证明文件。冈村乃命小林总参谋长呈递何总司令,何氏检视后,当将该证明文件留下。旋将日军降书中文本两份,交由萧参谋长转交冈村宁次大将。冈村起立,双手接受。”冈村宁次签字盖章后,“一面命小林总参谋长将降书呈递何总司令,一面点首,若在表示日本业已无条件投降矣。小林总参谋长,当将冈村签名盖章之降书两份,谨慎持至受降席前,双手呈递何总司令,何氏加以检视后,即于日军降书上签字盖章,态度从容安详。旋以降书一份,令萧参谋长交付冈村宁次大将,冈村起立接受。”③
从上面《中央日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中日双方文件都是由参谋长代为呈递,顺理成章。而对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拿来的文件,先有“冈村起立,双手接受”,又又“冈村起立接受”,表现地相当恭敬。
至于“应由冈村宁次低头弯腰,双手将投降书递给何应钦”的“约定”,纯属子虚乌有。在国民政府事前规定的受降仪式程序中,对递交投降书一项,只是要求“上午九时正,何总司令将日军降书(中文本两份)交付冈村宁次大将阅读并签字盖章,冈村宁次大将将于签字盖章后,送呈何总司令”“何总司令在日军降书上签字盖章后,以一份交冈村宁次大将”“何总司令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委员长之第一号命令连同命令受领证交付冈村宁次大将,由冈村宁次大将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后,将该受领证送呈何总司令。”④既没有要求冈村宁次必须亲手递交投降书,也没有任何要他“低头弯腰”的意思。何应钦按程序办事,其站立接受投降书,又在接受后点头还礼,或许不妥,但并无“媚日”之意。
受降时未安排献刀,因麦克阿瑟命令“不举行收缴副武器之仪式”

除“弯腰”接受降书之外,受降仪式上不设献刀环节,也成为何应钦“媚日”的著名罪状之一。其实不仅中国战场上各个受降区没有献刀(只有孙连仲在北平破例,要求日军将领在第十一战区受降仪式上献刀),太平洋战场也同样如此。这是由于“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规定:一、日军缴械时不举行收缴副武器之仪式;二、日军代表于正式投降时不得佩带军刀;凡日军所有军刀,均应与其他武器一律收缴,一俟正式投降后,日军即不得再行佩带军刀。”当时“以上规定,在中国战区一律适用”。⑤
对于不许佩刀一事,冈村宁次最初不肯照办,称“敝方下士的刀剑, 属于国有财产, 军官所佩刀剑和望远镜等为私有财产”,后来甚至提出佩刀参加南京受降仪式。这种无理要求,自然不被中方同意。经协商,献刀在受降仪式前私下进行,冈村宁次佩刀献何应钦, 小林浅三郎佩刀献萧毅肃,今井野夫(中国派遣军副总参谋)佩刀献冷欣(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副总参谋长)。⑥
虽然没有献刀,但受降仪式上的很多细节还是表现出中国作为胜利者的威严。如在陆军总司令部任职的黄瀛回忆,“何应钦正颜厉色地向冈村颁发《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的第一号命令》”“冈村在签降仪式中,自始至终是一副沮丧表情,举止拘谨。其他如小林等是面容憔悴,腼腆胆怯,但对受降席始终是毕恭毕敬,低头躬腰。退出会场时无不脸色苍白或表情颓丧,步履蹒跚。”⑦
简言之,凭受降仪式上一张“弯腰”的照片,既不能看出何应钦“媚日”,也不能说明中国因此“受辱”。任何历史照片留下的都仅是事件的一个瞬间,试图借之理解整个事件的过度诠释,都不免会背离历史真相。
冈村宁次签署投降书。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日方代表全部神情沮丧。